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特稿精選>>正文
徐生文:紅色葛藤山
2019-06-20 15:07:01
作者:安徽金寨干部學院 徐生文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葛藤山位于大別山西部的金寨縣南溪鎮花園村,距南溪鎮政府10公里左右。

    傳說明朝時期,占星家夜觀星相,發現了未來出帝王的一塊山村,皇帝即派占星家前去處理,以絕后患。占星家進入山村后,發現一株巨大的葛藤樹,藤蔓可遮星空,隨令軍隊砍伐,神奇的是越砍越長。占星家大驚,令邊燒邊砍,終被砍斷,主干內鮮血涌出,流滿河道。巨大葛藤樹死后,滿山遍野出生了很多小葛藤,再也沒有巨藤長出。后人把這片山村叫做葛藤山。

    葛藤山上溪流縱橫,常年不涸。下面建有葛山水庫,宛如鑲嵌在山間的一塊美玉。山道蜿蜒曲折,移步換景。上面散布著許多古老的自然村落,環境幽靜,保留著許多原始農耕文化的印跡。山上著名景點有“仙人洞”、“爛犁糊”等。

    傳說很早以前有人在此洞里修煉得以成仙,走出了石洞,來到一畈田邊,和一位犁田的農夫聊天,聊著聊著,這人就走了。不一會兒,那位農夫也不見了,牛也不見了,犁也爛在了田里。這位農夫和牛都沾上了仙氣,也成了仙。后來,人們就將這石洞稱為“仙人洞”。仙人與農夫聊天的地方,當地人稱作“爛犁糊”。   

    在革命戰爭年代,葛藤山既見證了革命英雄在此取得的輝煌戰績,也記載了革命烈士的英雄壯舉,葛藤山是革命烈士血染的紅土地。

    一、葛藤山是金寨革命活動的起源地

    1924年,金寨早期共產黨人袁漢銘、詹谷堂、王舉舟等人在此秘密建立黨小組,組織農民協會,開展革命活動,3位相繼為革命獻出了生命。袁漢銘,歷任中共商城縣委委員兼宣傳部長、紅1軍2師5團政治處主任、紅4軍35團政委、赤南縣蘇維埃政府2區區委書記等職,1931年冬因“肅反”擴大化,在湖北的英山,被張國燾殺害,時年29歲。詹谷堂,歷任商南特別支部書記、商城南岜區委委員、商城臨時縣委委員等職,1929年7月國民黨軍在商城民團的配合下向商南的紅32是圍攻過來,為了避其鋒芒,紅32師轉移到鄂東,留下詹谷堂在葛藤山領導赤衛隊進行游擊戰,藏匿在葛藤山獐子巖猴兒洞,8月18日,因人告密被捕,后被商城縣反動民團頭子顧敬之殘酷殺害,時年36歲。王舉舟,歷任紅軍某師經理處主任(后勤部長)、赤南九區書記等職,1934年因叛徒出賣在商城縣被捕,同年被殺害,時年31歲。

    這里還走出了開國中將騰海清、著名外交家丁國鈺等一批卓越人才。

    二、葛藤山是紅28軍取得重大勝利之地

    1933年9月,蔣介石對鄂豫皖發動第五次“圍剿”,紅25軍在攻打紅安七里坪及皖西北保衛戰中遭受重大損失。

    10月2日,紅25軍主力由皖西北向鄂東北轉移時,在湯家匯泗道河通過黃麻公路時,遭敵人截擊。25軍被分割,一部分由吳煥先率領突圍到鄂東,尚有1000余人未過公路,由徐海東率領,退回皖西北。

    10月11日,皖西北道委在南溪呂家大院,重建紅28軍,徐海東任軍長,郭述申任政委,下轄82師、84師。

    在大別山連續轉戰多日的的紅28軍于1934年3月11日由古碑沖出發,準備取道赤南縣(今金寨縣南溪)的葛藤山,到大埠口地區(今關廟)進行休整。部隊行至南溪附近,偵察連連長李大新來報告:昨天,原駐防在商城北部的敵54師的3個團,共3000余人,在代理師長劉樹春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地由商城向皖西開進,追擊紅28軍,駐扎在南溪鎮。

    軍長徐海東與政委郭述申研究決定,利用葛藤山的有利地形,誘敵深入,打一個伏擊戰,挫敵銳氣。葛藤山下的簸箕溝,是一條人行道,如果在兩邊山上坡埋伏好,待敵人進入伏擊圈內,突然向敵人發起攻擊,取勝的把握是很大的。

    當天夜里,徐海東帶領84師(師長黃緒南)埋伏在葛藤山左側山林里,準備伏擊敵人;戰斗打響后,準備以2個連向敵后迂回,截敵左方后路。郭述申則帶領82師(師長梁從學)埋伏在葛藤山右側,跟敵人交火后,同樣以2個連兵力截擊可能從右山口逃跑的敵人。

    次日天亮,徐海東令偵察連向南溪游擊。時近中午,偵察連與敵人接觸后,邊打邊退,有意向葛藤山方向撤逃。敵人根本不把紅軍放在眼里!敵師長劉樹春下令:“小股紅軍游擊隊,一定要全部拿下,要捉活的,捉住1個紅軍,賞5塊大洋。”3個團的敵人潮水般地跟進,他們以為這么多兵力,追擊這一小股游擊紅軍,是很容易的。

    敵人追擊1個多小時,就進入了葛藤山下簸箕溝的紅軍埋伏陣地。突然,一聲清脆的槍聲打破了山谷的寂靜,霎那間,兩面山坡上的紅軍居高臨下,機槍、手榴彈等各種火力一齊射向敵人。敵人猝不及防,頓時陣腳大亂,人馬互相踐踏,死傷成堆。

    敵人稍作整理,企圖奪路向后逃跑,梁從學命令扼守陣地的1個排,截住敵人,以猛烈火力纏住敵人主力,然后協同84師2個營,從側后方向敵人突然發起進攻,這樣敵人又被打了回來;他們兩頭亂竄,慌作一團。不多一會,紅軍吹起了沖鋒號,指戰員們殺聲震天,從兩面山坡上沖了下來......經一個多小時激戰,斃傷敵人近2000人,代師長劉樹春以下130多人被活捉,繳長短槍172枝,手提機關槍8挺,子彈1萬多發。

    戰后,徐海東審問劉樹春時,劉樹春不知趣地問:“敢問徐將軍黃埔軍校的?”徐海東沒有作聲,劉樹春又問道“不是黃埔的,那一定是保定軍校的,第幾期?”,因為劉樹春自己是保定軍官學校一期的高材生,他認為能指揮這樣的伏擊戰、殲滅戰,不是黃埔軍校畢業的,起碼也是保定軍官學校畢業的。

    徐海東則風趣地說:“我既沒有聽黃埔軍校的課,也沒有進過保定軍校的門,我是青山軍事大學畢業的。”劉樹春不解,又問:“徐將軍,鄙人知識淺薄,不知這青山軍事大學在哪?”

    徐海東站在葛藤山上,揮手指著簸箕溝,大聲說:“喏,這就是青山軍事大學!這方圓幾千里的大別山,處處都是紅軍的軍事大學!”

    徐海東的回答充分說明了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重要性。

    葛藤山反擊戰,是皖西北根據地第五次反“圍剿”斗爭的一個重大勝利。

    三、公安指戰員為了保護劉鄧大軍二縱后方醫院傷病員,血戰葛藤山

    漫山遍野的葛藤中,一座無字碑肅然屹立,這座無字碑是百姓自發為犧牲在葛藤山阻擊戰中的公安戰士所立。歲月流逝,豐碑永存!

    1947年9月2日,劉鄧大軍解放金家寨,9月4日組成了中共金寨縣委和縣民主政府,9月14日中原局指示,由二縱中南下的一批干部任縣、區領導,張延積任縣委書記,白濤任副書記兼縣長,張健三任組織部長,王相卿任副縣長,王堅任縣委委員、公安局長,吳允道任金家寨城關區區長。

    1948年1月,按中央命令,劉鄧大軍主力轉出大別山,進行外線作戰,國民黨48師乘虛進犯金寨,隱藏在深山的土匪、小保隊等反動武裝紛紛下山,在大別山瘋狂清剿。

    劉鄧大軍撤出大別山后,由于金寨縣山高林密,幅員遼闊,適合建立后方基地,上級決定將二縱醫院等后方機關放在金寨。

    據歷史記載,當時留在南溪地區的二縱后方醫院條件十方艱苦,缺醫少藥,光傷病員就有600多人,糧食供應也十分困難。為加強隱蔽,減少犧牲,縣獨立團將傷病員分散至南溪葛藤山、關廟銀沖、湯匯木山、泗道河等地分散救治,總醫院仍留在南溪葛山萬家灣,并增設后勤機關警衛連,由于醫院傷病員多目標大,機動性差,常常受到敵人的突然襲擾,給我地方組織及醫院造成重大傷亡。

    5月上旬的一天,敵48師2000多人,趁縣獨立團主動轉移,偷襲南溪葛山二縱后方醫院,由于哨兵對敵情發現早,縣公安局長王堅同志立即命令醫院警衛連迅速組織傷病員轉移,自己帶縣公安大隊160余人組織掩護,縣大隊先在萬家灣阻擊,留守連掩護傷病員、群眾和機關向后山四里尖轉移。第一道阻止陣地被敵人突破,公安大隊邊打邊撤到槐樹坪泡嶺杠設置第二道阻擊陣地。堅持10幾小時,安全掩護了傷病員轉移。戰斗異常激烈,公安隊英勇頑強,成功牽制大批敵人。最后,子彈打光了用石頭砸。為不做俘虜,有的留下最后一棵子彈自盡,有的拉響最后一棵手榴彈沖向敵群……終因彈盡斷援,寡不敵眾,大部分戰士壯烈犧牲。王堅率領剩下來的戰士一邊阻擊撤退吸引敵人,掩護突圍的留守機關,一邊派人于當夜設法向縣委聯系報告敵情。當撤退到四里尖時,大批敵人又包圍上來,王堅不幸左腿負傷。秘書股股長陳孟盈、警衛員周長根要求背他走,他堅決不肯,把手槍和文件交給陳股長和警衛員,留下一根長槍作掩護,命令他們突圍出去找偵察股長徐慶富。陳孟盈、周長根不答應,要求自己掩護局長撤退。王堅命命令:“快走,不走我們都走不掉了”。很快敵人圍上來,王堅用刺刀與敵人拼搏,捅死捅傷幾個敵人,敵人喪心病狂的向他連開數槍,王堅英勇犧牲。這就是共產黨的領導干部,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將生的希望留給了別人,將死亡留給了自己。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尹拯山:蒲縣第二十五期科級(青年)干部讀書培訓班的學員們一行到黑茶山祭拜先烈(組圖)
·下一篇:無
·特稿:紅色葛藤山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徐生文:紅色葛藤山
特稿:紅色葛藤山
尹拯山:蒲縣第二十五期科級(青年)干部讀書培訓班
特稿:蒲縣第二十五期科級(青年)干部讀書培訓班的
四川華鎣:老年大學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詞(組圖)
楊天軍:四川華鎣:老年大學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詞(組
特稿:四川華鎣:老年大學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詞(組圖
江山、閆西群:全國“雙百”英烈譜(下)044——吳金
特稿:全國“雙百”英烈譜(下)044——吳金印(圖)
特稿: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守初心擔使命 打造蒙華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多福多财官网